尊贵的形象

心术

1

天蒙蒙亮。床头,老公轻声对我说:昨晚梦到麻醉师把我叫出去了……

一整晚,我们似乎都睡得不安。不仅仅因为马上要手术,也因为纠结于是否要送红包。

据说,这边的行情是,主刀医生1000,麻醉师500。

2

教会里有许多基督徒医生,潜心于专业,勤恳热情,不收红包,两袖清风。上帝约束了他们本举手可得的贪婪,却赐下了格外的坦然和满足。在那份难得的使命感中,积累和施予,职场有这样一份精神上的纯粹,实在羡煞旁人。

老爸问,主刀医生是基督徒吗?

不是。

老爸断然,备好了红包。只为了女儿。

伊甸园人类偷吃禁果之后,就上演了夫妻推卸责任,兄弟杀戮的故事。人的自私贪婪,叫彼此都害怕。亲人尚如此,陌生人又以何为信呢?

3

上个月,生命小组里一位本身是麻醉医生的姐姐与我们分享:作为医生,她和先生一直拒绝收受红包。可是最近家人生病了,作为病人家属,给不给红包,似乎比平时收不收,压力更大。

医院的大环境,和某些医生的品性,他们再熟悉不过。

几番挣扎,最终,他们没有送。姐姐说,术后当她拎着水果走进主刀医生办公室的时候,无比尴尬。

但,对上帝,对自己,她有着一份无比的坦然。

至于之后,那万把块的某项费用,到底是因为病情本身的需要,还是因为没送红包医生大刀阔斧开药的肆意,不得而知。

无论如何,比起心中的信念,即便真的亏损,也无足轻重了。

4

清晨,和老公一起跪在病房,祈祷。

不以钱取信。我们不知道,麻醉师会不会因此故意弄错剂量,医生会不会不全力以赴,或者术后开出和医药代表挂钩的昂贵药材……

罢了,代价无非是这些,赌一赌,我们的筹码是——上帝的真实。

“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垄沟的水,随意流转。”借着医生的手,我终要得的,却是上帝的作为。所以,若讨好了医生,却得罪了上帝,我便是愚蠢的。

并且,我相信,他会是个好医生。上帝创造了人类,按着祂自己的形象。是的,没有信主的医生,里面也有上帝的形象啊,善良、责任、爱心、友好,那远超过职业道德的美善,就在他里头。我们怎忍心,用扭曲的规则,微薄的钱财,来玷污、伤害、夺走他里头尊贵的形象呢?

即便他或许已然贪婪,我们又怎能再漠然地踹一脚。

5

手术终于到了。

我们告诉爸妈,手术上所有的事情都由我们夫妻做主。

老公最终没有主动送红包,也没有为术前的传唤准备红包。

手术也还算顺利。可喜的事,医生和麻醉师没有向我们索要和暗示什么。就目前来看,他们仍是美好的。我们心里满满的感恩。

6

希波克拉底的誓言上,有这样一句话:我将要凭我的良心和尊严从事医业。据说一些医者跨入职业门槛前都要念这份誓言。

良心,尊严,这些上帝放在我们里面的尊贵形象,美好,却脆弱,它需要太多人的维护和支持。

支持,有时要冒险,有时要付上代价。而我们能够把握的是,上帝仍坐着为王。
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