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珥楠的禾场

5569a91dha89e770e95e5&690

最近,几乎每天都到医院报到,先后辗转五位门诊、住院医生,和三位B超检查医生,多位抽血、点滴、取药的护士。

不曾想,医生与我竟然如此亲密,亲密得有时不得不与素未蒙面的他们“赤诚相见”。不安、焦躁、惧怕,在人山人海、消毒液气味弥漫的空间里,变得凝重,却也常常因为他们身上的白大褂而释然。

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王云杰医生离开了。

果不是患者的持刀袭击,现在他仍正坐在门诊室里,接待着几十号患者。

医院里确实有医生在收红包,药代卖药提成,医护人员工作倦怠,医护水平有限,使得病患对医院有不信任感,视看病为消费。医院里也确实有床位紧张,医药费、检查费昂贵,面对无法付费、未签字的患者“铁石心肠”、“袖手旁观”,使得病患常用“生命与金钱哪个贵重”的道德命题,来质问受限于医疗体制的医护人员。

和众多的病患一样,我对医院也有莫名的不信任感。

然而,我身边有一些医生朋友,他们秉持医德,两袖清风,学无止境;一些护士,夜班还没上两年,皮肤就从白皙到蜡黄,临近结婚还要为满脸的痘痘而苦恼。因为他们铁铮铮的善良和尽责,我也开始相信并盼望,六六的《心术》,不会只是一个童话片。


一个生命无辜逝去,众多白衣天使依然处境堪忧的现状,深深刺痛了整个社会。
医生惶恐,拿刀的病人也可怜,双方都是毫无安全感和信任感。我们常常哀伤和失望,期待出现一个好的机制来扭转现状。然而改变却不可能一蹴而就。
万幸的是,那拿刀捅人的不是医生,不然的话,手术室就成屠宰场了;万幸的是,和今天涌入医院的众多病患一样,我仍感戴主治医生的诊断和治疗安排,并对下个月的手术,有所期待。因为那尽职的、殷勤的、可信的、仁爱的……仍在坚守着,所以,我仍在盼望着。

这个社会需要太多的美善来医治。爱,可以互相影响,但需要好好经营。信任,可以互相传递,但也需要好好经营。


在古老的犹太地,有一个很美的故事:收割的季节,已分了家的阿珥楠,亚劳那两兄弟,想到对方家庭的需要,入夜时分,他们各自默默地,将禾捆送给对方,一连好几天。直到某个晚上,二人在送禾捆时相遇,兄弟相拥而泣。

后来有一天,在阿珥楠的禾场上,来灭命的天使也收起了手中的刀。再后来,犹太人的圣殿,就建造在这块禾场上。

有爱,世界才变得美好!
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